光涵

最近看完我只喜欢你的人设,最后面的ABO番外蛮有趣的,有没有人可以给我自习ABO的同人文连结?


拜托了,谢谢!!!!!

公告+收集语录&经典片段

对不起......

我最近一个月可能只能更个一两篇文......


主要是因为我前几天各种花式作死成功把我爸妈惹怒了,他们两个说要让我自生自灭,把我丢去打工一个月(心累......

然后因为打工加上平常要做的事蛮多的,所以这个月可能没办法更很多,真的非常抱歉(90度鞠躬


然后,我在想说,等到两本地狱都各轮过一次之后,来写个特别篇,大概会是抽语录or重要片段之类的(当然我也要先努力更到那里......)

所以我在这里征集一下大家想看的各种语录和片段,在评论区写给我喔~


我会尽量更文的!!!

最后谢谢没有放弃这个合集的大家!!!

(对了,顺便问问,你们会觉得我写的这些好看吗?对自己的文笔极度缺乏自信心,所以问问大家)

(不好看的话可以在评论区说明一下,我会尽量改的!)

阅读体【新生】(3)

阅读体新生(3)


#时间线:陈黎野被砸到的前一秒!(两个都是)


#人物:弦野、星絮、姚成洛、林青岩、邵舫、各地狱参与者、各守夜人、黑白无常、星絮高中同学、陈父陈母、柳煦一家(目前就这样,其他我想到再加)


#人物属山河长秋,ooc属我(我尽量不要,不过可能有点难......)


#新手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不喜左上角谢谢,再见不送!


#【 】内为原文,两本书会轮流写


#不定时更新

好,开始!

————————————————————————

好不容易等到柳煦冷静下来,小涵才开口跟刚出现的两个守夜人说明这是怎么回事,还有这里的规则。



"好了,既然解释完了那就请几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小涵的声音带着些许的低落,她现在整个人有点低气压。


事实上,现在整个空间都挺低气压的。



陈黎野和姚成洛是因为柳煦刚刚的崩溃大哭所致,至于众地狱参与者如林青岩、邵舫等人,则是因为那两位守夜人。


虽然小涵刚刚已经说了这里禁止暴力行为,也就是说他们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他们对守夜人的恐惧还是明显的表现出来。



"好啦好啦,既然主角全到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吧!"眼看气氛越来越低落,小涵决定打破沉默。

话音刚落,眼前的大银幕又亮了起来。


"播放《地狱不准谈恋爱》"鬼嫁衣",开始!"



【这是一条很窄的山间小路。


......


陈黎野穿着与这雪景格格不入的一件宽大的半袖T恤,搓着自己露在外面的两条手臂,缩着肩膀,踏着一双运动鞋在雪地里艰难行走,冻得哆哆嗦嗦地叹了口气,由衷的来了一句︰“日啊。”


事情发生在几分钟前。


几分钟前,陈黎野跟朋友出来玩,吃完晚饭后就散了,他买了根冰棒边吃边回家,正巧路过一栋写字楼,走着走着,突然有个女人在他头顶惊叫一声,紧接着急急忙忙的冲他喊道︰“快躲开!!”


陈黎野闻言,一抬头,就看见有个东西掉了下来,直直地俯冲直下,速度极快,眼看就要掉到他脸上了。


陈黎野本来想要退后一步躲开,但不知怎么回事,突然眼前一黑,然后就给自己黑到了这么个地方。一落地就吃了一嘴的雪,紧接着,呼啸的风就开始尽职尽责坚持不懈的往他脸上怼雪花。】



看到"高空坠物"四个字,陈黎野眉角一抽。


这不就是在他进来这空间之前正在发生的事吗!!!



"......老陈,这就是地狱在召唤你了,"林青岩默默的说了句,"我看这跟我刚刚进的地狱有点像,看来我们应该是要在这个地狱见面的。"


见面......说的好像他们是网友约出来面基似的。


陈黎野还沉浸在高空坠物四个字里无法自拔。



"陈哥,你这进地狱的方式还是挺正常的......"邵舫想到了自己进地狱的花样死法,"想当年我第一次进地狱,竟然是被人不小心从楼梯上撞到摔下去......"

(邵舫的死法原文没有提到,我就自己想了个写上去!)



不过......邵舫的眼神暗了暗,他想到了自己进地狱的原因,这会不会是一种因果循环?


他当年把那些人推下楼梯,现在换成他从楼梯上摔下来?



"挺正常的?难道你们还有不正常的死法?"姚成洛听了邵舫的话,开始思考什么叫"不正常的死法"。


"......当然有。"林青岩头上冒出三条线,"各种千奇百怪的死法都有。"


邵舫回过神来,接了林青岩的话继续说:"阎王要你三更死,他就不会留你到五更——我有次进地狱的原因还是因为上完厕所踩到水滑倒撞到头呢。"


"......"



【陈黎野一来,这群人就抬眼粗略地打量了他一眼,随后收回了目光。

陈黎野刚想开口问点什么,人群中有个人却抢他一步,说道︰"十八个齐了,走吧。"


......


陈黎野一边扶着她,一边自我介绍说︰“我叫陈黎野。”


“我叫任舒。”女孩抹掉眼泪说,“谢谢你……陈哥。”


陈黎野倒是习惯被这么叫了,随口答道︰“不客气。”


......


开门的那个人走了回来,看了他们一眼,说道︰“这个一会儿你们自己就会知道了,不要多问了,这里没有好心人。”

说完这话,他又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林青岩。"


"陈黎野。"陈黎野已经被冻得麻木了,麻木的说出自己的名字后,又麻木的看着林青岩,麻木的说道︰"你意思是这里全员恶人呗?"


"……也不是那样。"】



"老陈你看,我就说咱俩会在这个地狱相见吧。"林青岩看到自己出现了也不意外,毕竟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配角栏里,那出现也是迟早的事。


"......"陈黎野无言的看着上面麻木的自己,"林哥,上面的十八个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说的没有好心人又是什么意思?"



"這個......地狱的參與者都是或多或少犯過錯的,像我就是工作上做过一点点手脚,骗过几个人一点点小钱,当然是还不至于犯法的,你是怎么回事就得问问你自己了。"林青岩顿了一下,继续道:"通常新人下的第一个地狱就是自己的罪名,不过我也不知道这是哪个地狱,等等应该会讲到吧。"


陈黎野点点头,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到底犯过什么错。

不过没个指标真的想不出来啊......



陈黎野旁边的谢未弦已经发现这是他的铁树地狱了。


......顾黎野进了地狱?


看他在银幕上的样子,看来应该是第一次进地狱,铁树地狱的的罪名是离间挑唆,可顾黎野应该不是这种会离间挑唆别人关係的人才对啊?


那他为什么会进地狱?



谢未弦百思不解,他想开口问一旁的陈黎野,可话到了嘴边又缩回去了。


......他没想到他会进地狱。



他没想过有这么一天,他能再见到活生生的顾黎野,可他已经不是两千年前的顾黎野了。


他听见其他人喊他"陈黎野",而陈黎野也不记得两千年前的事情。


他看起来很自由。


他终于得到上辈子他想要的自由了吗?



【那屋子看上去有点年岁了,砖瓦破旧,青苔爬满了整个屋子,雪落了一屋顶。门边的窗户上落满了灰,玻璃也斑驳肮脏,里头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


陈黎野不是很想进去。这屋子气场阴森诡异,完全符合恐怖片里鬼屋凶宅的标准。再加上这个死人一样的女人,感觉一脚进去半条命就没了。

......

红衣女人还站在门口,闻声什么也没说,回身把门关上了。正巧咔嗒一声,风雪被隔绝在了门外。


陈黎野总觉得自己半条命也被隔绝在外面了。】



"......"


很好,看这如此标准的鬼屋,众人觉得自己半条命也快没了,替屋里的十八个参与者默哀。



"沈安行!!!"柳煦看到那个女人和头骨已经快吓疯了,抱着沈安行的胳膊尖叫着。


"......杨花。"沈安行无奈的被柳煦抓着,心想柳煦还是没变,还是怕鬼。"我身上冷,你别抓着我......"


看着自己胳膊上的冰,沈安行自己都觉得冷,更何况柳煦这样一直抱着?


"......不冷。"柳煦抱了老半天才回了一句话:"星星,不冷的......一点都不会冷。"



贺高寒从刚刚沈安行出现之后就一直处在"臥槽我居然看到了会动会说话的行哥"的状态,好不容易回过神,看着柳煦跟沈安行的相处模式,感叹道:"煦哥跟行哥这样......为什么我看着总有种莫名的凄凉感?"


贺高寒说这话时声音压的很低,只有一旁的宁乔听的到,"阴阳两隔了七年,煦哥可能怕行哥会再度离开吧。"

宁乔也无法猜测柳煦的想法,只能凭着自己心理医生的角度去猜想。



【它说︰【——欢迎来到铁树地狱。】 


【这是生与死的狂欢,这是罪与罚的盛宴……】


......

【请参与者积极完成npc的任务,终结地狱里的罪恶。罪恶消失后,引路人就会出现。重回人间的路藏在守夜人的猎杀场后面,只有引路人来引路,参与者才不会被守夜人猎杀。】


【或者,杀死守夜人也能通过猎杀场——但,还没有人成功过。】


......


陈黎野听完这番话,抓住了里头的一个重点︰“守夜人的规则?”


“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林青岩一边玩手机一边说,“听我以前队友说,有个憨批守夜人会杀骂人的,当时有个参与者白天被吓着了,没忍住骂了个草,晚上人就凉了,死的可惨了。”】



"我去,那个守夜人也太可怕了吧!"姚成洛看着上面的叙述,认真表示守夜人惹不起。


"没忍住骂句脏话就挂了......"众地狱新人们表示这也太严格了,好可怕。



林青岩:"好了老陈,现在我们知道这是铁树地狱了,不过这地狱的罪名是什么来着......"


"挑拨离间、离间挑唆。"


"喔对对是离间挑唆......"林青岩说到一半发现不对,刚刚那句不是老陈说的,那是谁接的?

林青岩转过头,发现接话的人是那个"守夜人鸦",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哪怕是现在已经没有被猎杀的风险了,林青岩踫到守夜人也会发抖。


谢未弦看他一眼就知道了这是个什么类型的参与者,玩心起来了,于是眯了眯眼一挑眉梢,林青岩果然不出他所料,立刻吓得浑身一哆嗦。


谢未弦冷笑了一声,林青岩的反应似乎令他很满意。

可他一转头,看到坐在一旁的陈黎野,心情顿时又不美丽了。


“铁树地狱的罪名是离间挑唆,那么问题来了。”谢未弦抬起眼,用一种问罪的眼神看着陈黎野,“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你他奶奶的应该不是这种会离间挑唆别人关系的人才对,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



陈黎野听着谢未弦的话,整个人都懵了。


不是大哥,我们认识吗?

为什么你用一种很像抓到老公在外面偷吃的老婆趁着老公偷吃回来的时候兴师问罪的语气问我这个问题啊?!?!

不对为什么我会下意识想到这种诡异的形容???


"......"懵归懵,陈黎野还是认真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能是因为......我是律师?"


很好,陈黎野话一出,现场的所有人都把视线投过来了。


所有人都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


已知:现场包含陈黎野共三名律师,剩下两个分别是柳煦和姚成洛,三人全都坐在第一排,经由小涵本人表示皆为小说重要人物,所以小说一定会提到。

又已知:目前在场的三名律师里,陈黎野已经确定下了地狱,而柳煦经由文案表示,他下地狱的可能性高达两百。

问:身为律师之一、同时也是小说中重要人物之一的姚成洛,下地狱的可能性为多少?

又问:如果真的下地狱了,存活率为多少?



此時的律師三人組:


姚成洛:?!?!?!


陈黎野:我觉得他存活的机率不到三成......


姚成洛:?!?!?不是哥你怎么能这样?!


柳煦:弟弟加油......算了,我还是先想想我自己吧。


姚成洛:......


恭喜姚成洛达成成就之“日常怀疑人生*1”



“……”谢未弦面无表情发问,“律师是什么。”


陈黎野︰“……”


谢未弦:“我死了很久了,不知道你们现在说的那些是什么。”


“……”陈黎野撇了撇嘴,说,“算了,通俗来讲,我就是给人用和平的方式文明的解决麻烦事儿的工具人。”


谢未弦听得半懂未懂,大概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又问︰“那和你进地狱有什么关系。”


陈黎野沉默片刻,想了想自己看过的几个古装剧,想出了一个词︰“和离你知道吗?”


谢未弦︰“……知道。”


“就是和离。”陈黎野说,“我帮好几个人和离过,不知道这算不算离间挑唆。”


谢未弦︰“……”


他似乎就没听过这么扯淡的罪名,长长的叹了口气出来,捏了捏自己的眉间,似乎十分头疼。



【那声音忽然接着说道︰【接下来,发布铁树地狱的指引——这是一座寂静的村庄。女人靠为村里的女孩制作嫁衣或衣服谋生,但她一直认为没有女孩比得上她的女儿。她的女儿马上就要出嫁了,她要为她制作最漂亮的一件嫁衣。】


众人沉默片刻,不约而同的转过了头,看向了二楼摆在最深处,挨着墙摆在最中央的那个牌位。


只要是个人,在这种非比寻常的状况下都会下意识的觉得那个牌位就是她女儿。


......

可十八个人并非都一条心,有人仍在犹豫穿不穿,其中就有个纹着左青龙右白虎一看就不好惹的大哥。大哥估计还在思量穿衣服是一定要做还是不做也行的事,结果一见这人自作主张地答应下来,立刻不乐意了︰“谁要穿?你爱穿你穿!这玩意一摸就不对劲,你要死自己去,别拉上老子!”


......

“说叫你积极完成,不是说一定要完成。”林青岩回答他,“杀人的不只会有守夜人,这里的NPC也很厉害……有的是厉鬼化的,有的会帮守夜人猎杀——怎么帮呢,就是帮他满足猎杀条件,也有的会和杀人的厉鬼一伙。所以有时候要不要听NPC的话,可以思考一下。当然,最好慎重一点,如果NPC真的是厉鬼,你只要跟他说个“不”字,他马上就会亲切的把你的脑袋咬下来。”】



姚成洛:“这位左青龙右白虎的大哥,我怎么觉得他一定会死呢?”


邵舫:“不作死就不会死,no do no die.”


林青岩默默补了句:“可是在地狱里,你就算不作死,死的机率还是很大啊......”


所有人:“......”

艸,做死就是死,不作死还是死,那我们到底要怎样......


林青岩又说了句:“不过,就像上面说的,你有时候作死你才能活下来,所以其实我刚刚说的那句可以听听就好......”



女人绕了巨大的桌子一圈,把桌子上那些被扔掉的衣服收了起来,然后去柜子里拿出了许多颜色鲜红的碎布,上面也有很多花纹,但已经被撕碎了。她把这些碎布分别摆在了两边,又把针线在每个位子上摆了一份。


“麻烦你们帮我做衣服了。”女人站回到桌子边上去,依旧面无表情声音僵硬地说道,“这是给我女儿的嫁衣……请你们把这些布缝在一起。”


......


女人正站在桌子边上看着他们。她将手负在身前,双目无神,动也不动的盯着他们看。她双手瘦骨嶙峋,垂到腰间的长发挡住了大半张脸。整个人气场阴森诡异,那双无神的眼楮眨都不眨的盯着他们看。


有七八个人过程中都不小心扎到了手指,嘶了一声。


......


任舒看了看陈黎野手里,两块布被他缝的歪歪扭扭。虽然缝的难看,但陈黎野心态却一等一的好——这十八个人里有不少有地狱经验的老手也都被红衣女人影响扎到了手,陈黎野一个新人,却能视这红衣女人为无物,根本不受影响。


“陈哥,我不是第一次这么想了。”任舒忍不住道,“你是真的牛啊。”


陈黎野︰“?”


“你心态是真的好。”任舒说,“你怎么就不怕啊?”


陈黎野回答︰“怕也没用啊,我的人生信条就是不做没用的事。”


任舒︰“……”


这还能自控的吗。】



“......”林青岩已经无语了。“老陈你老实告诉我,你其实不是第一次下地狱对不对?”


“不是,我真的是第一次下地狱。”陈黎野头上冒出三条线,“事实上在进来这个空间之前,我还是个十分坚信唯物主义论的人......”


邵舫:“那现在呢陈哥?”


陈黎野:“早就碎的连渣都不剩了......”



“好了来说正事,我总觉得这个缝衣服好像不太对劲。”邵舫看完上面的叙述后,认真思考了一下,“你们看上面,上面说有很多人被刺到手指流血了,会不会这就是猎杀条件啊?”

(不得不说,邵舫你真相了)


“那糟了啊。”林青岩面无表情说:“我刚刚看上面,我好像也刺到了。”


“......”换陈黎野无语了,“林哥,那你为什么还能这么冷静?”


林青岩:“已经发生的事情,再慌也没什么用了。”


邵舫:“等等等等我刚刚那个只是猜测而已,林哥你还不用绝望......”



———————————————

5200+含标点


我问一下,你们觉得要不要提前让陈黎野知道谢未弦的名字啊?


因为之后阅读时一定会知道嘛,如果写了那我该怎么写他们的感情线呢......???


还有,我决定还是不要写回忆杀里面的人好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了,而且不要再让谢未弦看到他恨的那些人比较好。


对了,在蒸笼地狱里,星星不是有说到地狱里面的场景多少会用守夜人生前的真实经历来做范本,那现在这个铁树地狱里面,跟谢未弦有关的地方在哪里啊?

我想了好久都想不出来,所以决定把这个问题放在这里问了。


可以的话有人回一下喔!


如果写得不好的话可以在评论区跟我说喔!


红心蓝手拜托了!


@是木槿呀 



阅读体【新生】(2)

阅读体新生(2)


#时间线:陈黎野被砸到的前一秒!(两个都是)


#人物:弦野、星絮、姚成洛、林青岩、邵舫、各地狱参与者、各守夜人、黑白无常、回忆杀里所有人、星絮高中同学、陈父陈母、柳煦一家(目前就这样,其他我想到再加)


#人物属山河长秋,ooc属我(我尽量不要,不过可能有点难......)


#新手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不喜左上角谢谢,再见不送!


#【 】内为原文,两本书会轮流写


#不定时更新

好,开始!

————————————————————————

众人前面的大银幕亮了起来。



"播放《地狱不准谈恋爱》文案!"



《地狱不准谈恋爱(无限流)》


作者:我沉山海


“——这里是地狱,是生与死的狂欢,是罪与罚的盛宴。”

 

在一场意外之后,陈黎野被拉进了地狱中,成为了参加者之一。 


要想好好活着,就必须成功过关,而过关的难中之难,是守夜人。 


据悉,守夜人会每天晚上杀一个倒霉孩子来祭天,如果正好踫上他心情不好,就会一口气杀三个。 


第二天晚上,陈黎野跟守夜人展开了一场追逐战。 


守夜人追着他狂奔一路,最后陈黎野体力耗尽,坐在了地上。但守夜人并没有杀他,他慢慢悠悠地走到陈黎野面前,蹲了下来。 


紧接着,整个铁树地狱回荡起了原本高冷诡异的系统公告那气愤的怒喊声。 


“鸦!!守夜人不可以跟参与者亲嘴!!!” 

众人︰……?????? 

 


后来,陈黎野去问守夜人的名字。 

守夜人沉默片刻,回答︰“谢人间。” 

“你的人间。” 



武力值满值暴躁傲娇攻x理智冷静入关即满级智力天花板受 


主角︰陈黎野(受),谢**/谢人间(攻,用了两个名字)|配角︰姚成洛,林青岩

 

一句话简介︰不可以和参与者啵啵! 


陈黎野:"那个**是怎么回事?"


"嗯......因为一些原因,我不能告诉你那是什么。"小涵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欲言又止,不过还是很轻快的回答。"不过等到开始阅读之后你们就会知道了!"



"哥,你是主角耶......"姚成洛话说到一半,突然发现了重点,"等等,攻?受?哥你居然谈恋爱了?!"


姚成洛极度震惊,他哥明明是个恋爱绝缘体啊!!他哥居然会谈恋爱而且还是个被压的?!


"老陈居然谈恋爱了啊。"柳煦也挺感慨的道,他想到了沈安行,他的星星......



"......别问我,小涵都说这是未来会发生的事了,我也不清楚。"陈黎野的注意力放在了配角栏里的"林青岩"上,"上面那个林青岩是谁?你们认识吗?"



跟陈黎野同个区块的一个年轻男人举了手:"我是林青岩。"

林青岩对于自己的名字会出现在上面也表示挺惊讶,不过很快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并跟陈黎野等人交流了一下。



"这位朋友,既然我们出现在同个小说上,那么应该有很大概率我们会一起过地狱了。"林青岩伸出手,"多多保重啊。"


"......"



陈黎野总觉得多多保重这话听起来哪怪怪的,但他也说不出来。跟林青岩握了下手,便问道:


"我想请问一下,地狱到底是什么?还有通关?守夜人?"陈黎野研究上面的文案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这些到底是什么。


"喔,这个吗,那是......"话说到一半,林青岩突然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了,他惊恐的看向陈黎野。



小涵的声音突然出现:


"嘿嘿,在空间里所有剧透行为皆会以禁言处理喔,只要你不继续剧透的话就能说话啦!"

"啊忘了说,空间里禁止任何的暴力行为喔,如有违反三次者......哼哼。"


这两声哼的还挺灵气,众人在心中想道。



"啊?不让剧透的啊?"另一个同样在陈黎野等人区块的年轻男人有些遗憾的说到,"朋友你们好,我叫邵舫,做个朋友吧,我看你们都认识了就只剩我一个有点惨啊。"


说完,邵舫也和陈黎野等人认识了一下。



既然无法剧透,林青岩也只能遗憾的跟陈黎野挥挥手,坐回自己位置上。



"播放《地狱逼我谈恋爱》文案!"



《地狱逼我谈恋爱(无限)》


作者:我沉山海


柳煦的男友沈安行在七年前意外身亡,那年两个人都才十八岁。 

柳煦痛苦不堪,带着对沈安行的满腔深情活过了七载。 


七年后,柳煦遭遇飞来横祸,死前一秒掉进了地狱里,成为了参与者之一,要在地狱里闯关。 


但过关并非易事,而关卡中最大的难题,就是守夜人。 

据悉,守夜人即守关人,他们拥有让参与者当场出局的能力。 

而且一个比一个吓人。 


柳煦很崩溃,他最怕鬼。 

最要命的是,那天晚上,柳煦见到了守夜人。 

可柳煦却发现——那是十八岁的沈安行。 


柳煦愣住了,很久之后,才难以置信地叫了他一声。 

“……星星?” 

守夜人沈安行浑身一震,转头跑了。 



——“你说,人死了之后会去哪儿?” 

——“是我的话,应该会下地狱吧。” 



自闭阴郁敏感醋精武力值满值攻x深情理智怕鬼冷静克制受 


主角︰柳煦、沈安行 | 配角︰  


一句话简介︰“我从人间爱你到地狱。” 


"......星星?"


柳煦在看到沈安行的名字出现在上面时愣住了。



"这......这难道就是柳煦你一直不谈恋爱的原因?"姚成洛很惊讶,他不知道柳煦有这样的过去。


陈黎野也挺讶异,他和姚成洛是在大学时期才认识柳煦的,他们只知道柳煦对谈恋爱这事根本不感兴趣,而当有人提到他手上的戒指时柳煦的脸色都会很难看,所以他们也不会没事乱提。



"煦哥,那是行哥......?"贺高寒和宁乔身为柳煦的高中同学,对沈安行这个名字出现在上面非常震惊。



柳煦没有回答他们,他现在满脑子只想着沈安行的事。


沈安行的名字出现在文案上,文案说他是守夜人。


沈安行是守夜人?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守夜人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沈安行会是守夜人?


柳煦想了一堆问题,却没一个能找出答案。



小涵的聲音冒了出來。


"好啦,文案播放完毕,接下来另外两位主角要来啦!"小涵的声音带着一股兴奋,"欢迎守夜人鸦、守夜人尘!"



话音刚落,大银幕前方有两道人影一前一后的出现。



先出现的那位是个浑身黑漆漆的人。从身上上衣到脚上靴子,没一件不是黑的。


陈黎野只看得见侧面。这个人头发留的极长,扎着一条长马尾,但看身体线条却是个男性。


……这就是守夜人?



而那人突然偏头看向了陈黎野。


不知是不是陈黎野的错觉,在看到他那一瞬,守夜人眼里的平静好像裂了。他似乎非常震惊,又有些难以置信。


他感到很奇怪。

他突然有种莫名的冲动,他突然很想很想......去跟那位守夜人鸦说说话。

不管什么都好。



而那位守夜人鸦打量一下陈黎野,开口问:

"你叫什么?"


"......陈黎野。"


不知道这名字怎么了,守夜人表情有点扭曲,好像想骂人。但他努力地板住了一张阴森的扑克脸。



比较晚出现的是个少年。少年很瘦,浑身的皮肤都惨白得像个死人,一头黑发留的有点略长,刘海也长得把藏在发后的眼楮遮了大半,让他那一双生的很少见的睡凤眼若隐若现了起来。


他还穿了一身中学的校服,把袖子撸了起来,皮肤上还零零散散地嵌着一些冰。



在少年出现的那瞬间,柳煦怔着了。

少年同样也怔着了。


好半天都没人说话。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对着沉默着震惊了好半天之后,柳煦才开了口,颤着声音打破了沉默。


"......星星?"



他这么一叫,震惊到完全无法思考的沈安行才一下子回了魂。他如梦初醒似的浑身一颤,然后转头就想炸成满空冰霜离开,可不知为何却做不到。


柳煦朝沈安行跑去,而沈安行发现无法离开,回头看到柳煦跑来,赶紧把两边袖子撸下去。


沈安行显得十分慌张,他往后连连直退了好几步,吓得说话都结巴︰"等等,你……你先听我说,先先先先不要过来……"


柳煦听不到沈安行说了什么,他只听到自己的喘息声渐渐粗重起来,接着以冲刺百米的速度一头撞进了沈安行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



沈安行站在原地僵了片刻后,只好伸出有些僵硬的手,安慰小孩似的,拍了拍柳煦的后背。


在那一瞬间,柳煦忽然浑身猛地一激灵,随后,终于随着一声哽咽,大声地哭了出来。


他一边哭着,一边紧紧扣着沈安行的肩膀,双手越抱越紧,紧的沈安行这种死了七年的鬼都有种马上要窒息而死的感觉了。


但沈安行没吭声,因为柳煦在哭。


柳煦哭的近乎要崩溃了。



而其他人看到他们这个样子,也没有去打扰两人,就这么一声不吭等到柳煦哭完。


———————————————

字数2600+含标点符号


我实在是不会写他们的外观跟星絮的重逢,所以我直接引用原文了。

之后尽量自己写!


写文好累......我现在可以理解到老福特上广大作者大大的辛苦了......


红心蓝手拜托了~


谢谢😁~



公告

我说一下,因为这两本的章节数差距有点大,所以我写的顺序会是这样:


先是弦野地狱+日常,星絮地狱,弦野地狱+日常,星絮日常。


接下来就会变成弦野地狱,星絮地狱,弦野日常,星絮日常轮着写了!


这样就不会到时候星絮都看完了弦野还有一堆没看完啦!


好,就这样,我继续去写文了!


掰掰~

阅读体【新生】(1)

阅读体新生(1)


#时间线:陈黎野被砸到的前一秒!(两个都是)


#人物:弦野、星絮、姚成洛、林青岩、各地狱参与者、各守夜人、黑白无常、回忆杀里所有人、星絮高中同学、陈父陈母、柳煦一家(目前就这样,其他我想到再加)


#人物属山河长秋,ooc属我(我尽量不要,不过可能有点难......)


#新手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不喜左上角谢谢,再见不送!


#【 】内为原文


#不定时更新

好,开始!

————————————————————————

陈黎野很懵。

谁能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他明明只是要回家结果被个高空坠物砸到之后就到了这个看上去他根本不知道的鬼地方啊啊啊!!!

这年头高空坠物还能给人砸穿越的吗?!

就尼马离谱真的!


"滴,检测到主角出现......"

"持续生成其他人物......"

"人物下载完毕......"

"欢迎来到阅读空间!"


"哥!"姚成洛的声音突然从后面出现,把陈黎野吓了一跳,"哥这里是哪里啊,我刚刚只是恍神了一下就到了这鬼地方了!"


"不知道,"陈黎野想到刚刚的高空坠物嘴角不禁一阵抽蓄,"我刚刚......被一个高空坠物砸到就到这里来了。"


"你没事吧!!是哪个没长眼的高空坠物!!告诉弟弟,弟弟去替你打他!!"姚成洛话音刚落,另一个声音就冷静的出现。


"你哥要是真有事的话他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跟你好好说话?"柳煦怼完姚成洛之后冷静的环顾四周,"老陈你看看周围。"



柳煦也是好好的坐在家里恍神了一下就来到这里,一睁眼就看到陈黎野跟姚成洛。

再看看四周,一个又一个人凭空出现,有的甚至还穿着古装,当然现代人比较多。不过那些人都各自被挡在一道透明的墙外。


"我不是才刚进地狱吗,难道这里是地狱?"

"你见过哪个地狱长成这样的?"

"这里到底是哪里啊呜呜呜......"


陈黎野看了一下周围,他听到有些人说的"地狱",理智的思考了一下。


难道这里是地狱?

为什么他们无缘无故会跑到地狱?



突然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

"啊抱歉抱歉,刚刚通讯系统坏了,没办法在第一时间跟各位联络!"那声音听起来有点慌张,不过很快的那股慌张就消失了,"各位好,我是小涵!把各位突然拉来这里真是不好意思,不过请各位来是要请各位做一些事情的。"


"当然,在各位待在这个空间时,外面的时间是停止的,请各位不用担心!"小涵话刚说完,陈黎野立刻提出三连问。


陈黎野:"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又是谁?你要我们做的事又是什么?"


"这里是空间310,我是这里的主人,至于要你们做什么事......"小涵故意停顿了一下,"暂时保密!现在宣布这个空间的规则。"


"1、本空间会以各个地狱、日常两本轮流播放。"

"2、如有过激、不当发言将以禁言处置。"

"3、想吃什么要什么自己心里想想就会出来了。"

"4、......先这样吧其他等我想到再说。"


"......"

众人一阵无语。


敢情您这规则还是临时想出来的啊!!!



"好了好了现在自己找自己的座位!"


一大片电影院才会出现的椅子突然出现,每一张都有名字。座位正前方还出现了过大银幕。


最前排的座位写着陈黎野、柳煦、姚成洛等人的名字。


众人坐定后,陈黎野和柳煦发现他们旁边都有个位子空着。


陈黎野旁边的空位只写着孤伶伶的一个字"鸦"

而柳煦旁边的空位则写着"尘"。


(为什么不写名字......因为我想等文案出来之后再让他们两位出来~

好吧我承认是我还在想如何写星絮......)



陈黎野:"那个......小涵小姐,请问为什么还有两个空位没有人呢?"


"各位可以直接叫我小涵就好了!至于那两个空位呢,是另外两位主角的,他们在文案播放之后才会出现!"


柳煦:"文案?主角?这些不是小说才有的吗?


"这个吗......你们可以想成是各个世界,在我们的世界里你们的是被记录成小说,而你们接下来要看的就是你们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小涵简单的解释完后所有人都炸了。


"未来,那我不就可以知道接下来的地狱如何通关的吗!"

"真的假的......"



"那个,小涵,关于地狱的事情,如果让他们知道地狱的通关方式的话,地府就不太好办事了呢。"一个穿着全身白的男人笑笑问道。


"喔,关于这点,请黑白无常不用担心,结束之后会清除掉关于如何通关地狱方式的记忆。"


!!!!!!


你刚刚说什么?!


黑白无常?!


众人顿时往刚刚的声音方向望去。


只见那里坐着两人,一个男人一身白色,笑嘻嘻的打着招呼。另一个男人一身黑色,比白衣男高出一个头,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大家。


得了,一身黑一身白,还真是黑白无常。



陈黎野很恍惚。

什么未来、小说、地狱、地府、黑白无常他都听到看到了,所以他真的是被砸到穿越了......

人生真是充满各种的惊喜和惊吓。

他感觉他的唯物主义论已经碎的连渣都不剩了。


同样恍惚的还有姚成洛。

"哥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不就只是恍了一下神吗?"


至于柳煦......

在听到"地狱"、"地府"、"黑白无常"等字眼之后,他已经吓的不行了,但还是维持住了表面样子,当然只要忽略他发抖的下嘴唇一切都挺正常。



陈黎野就算恍惚也不忘观察四周,他发现这里的座位被分成了几个不同的区块,中间都有道透明的墙隔开他们。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区域里坐着的全是古人,都在对着他指指点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过因为隔着墙的关系,他们的声音传不过来,所以他也听不到。



"好了,那我们先来阅读文案吧!"


———————————————

字数1700+含标点符号

大家好啊,这是我第一次写文,如果有写得不对或不好的地方可以评论区告诉我,我尽量改!

还有之前已经有说这篇改回阅读体了,正常的阅读体喔!

谢谢😁~


二修:我想问一下,你们觉得星絮的相遇该怎么写比较好呢?

可以的话评论区回答我喔!


抱歉......

不好意思,因为我想了想,还是阅读体比较好写,所以这个合集我想把它改成正常的阅读体,真的不好意思......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会尽量更新的,谢谢!!!


❤️你们喔~

阅读体【新生】序章

阅读体新生序章


#时间线:陈黎野被砸到的前一秒!(两个都是)


#人物:弦野、星絮、姚成洛、林青岩、各地狱参与者、各守夜人、黑白无常、回忆杀里所有人、星絮高中同学(目前就这样,其他我想到再加)


#人物属山河长秋,ooc属我(我尽量不要,不过可能有点难......)


#新手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不喜左上角勿喷谢谢,再见不送!


#【 】內為原文


#不定時更新!


作者说一下,这个合集大概缘更,不过我会尽量想办法更新的!

还有就是,想问问各位是想先看语录、问答还是抽取片段?

可以的话评论区回答我喔(可以说自己想看什么片段、语录的话有人能帮忙提供吗谢谢!)

好,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