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涵

阅读体【新生】(3)

阅读体新生(3)


#时间线:陈黎野被砸到的前一秒!(两个都是)


#人物:弦野、星絮、姚成洛、林青岩、邵舫、各地狱参与者、各守夜人、黑白无常、星絮高中同学、陈父陈母、柳煦一家(目前就这样,其他我想到再加)


#人物属山河长秋,ooc属我(我尽量不要,不过可能有点难......)


#新手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不喜左上角谢谢,再见不送!


#【 】内为原文,两本书会轮流写


#不定时更新

好,开始!

————————————————————————

好不容易等到柳煦冷静下来,小涵才开口跟刚出现的两个守夜人说明这是怎么回事,还有这里的规则。



"好了,既然解释完了那就请几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小涵的声音带着些许的低落,她现在整个人有点低气压。


事实上,现在整个空间都挺低气压的。



陈黎野和姚成洛是因为柳煦刚刚的崩溃大哭所致,至于众地狱参与者如林青岩、邵舫等人,则是因为那两位守夜人。


虽然小涵刚刚已经说了这里禁止暴力行为,也就是说他们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他们对守夜人的恐惧还是明显的表现出来。



"好啦好啦,既然主角全到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吧!"眼看气氛越来越低落,小涵决定打破沉默。

话音刚落,眼前的大银幕又亮了起来。


"播放《地狱不准谈恋爱》"鬼嫁衣",开始!"



【这是一条很窄的山间小路。


......


陈黎野穿着与这雪景格格不入的一件宽大的半袖T恤,搓着自己露在外面的两条手臂,缩着肩膀,踏着一双运动鞋在雪地里艰难行走,冻得哆哆嗦嗦地叹了口气,由衷的来了一句︰“日啊。”


事情发生在几分钟前。


几分钟前,陈黎野跟朋友出来玩,吃完晚饭后就散了,他买了根冰棒边吃边回家,正巧路过一栋写字楼,走着走着,突然有个女人在他头顶惊叫一声,紧接着急急忙忙的冲他喊道︰“快躲开!!”


陈黎野闻言,一抬头,就看见有个东西掉了下来,直直地俯冲直下,速度极快,眼看就要掉到他脸上了。


陈黎野本来想要退后一步躲开,但不知怎么回事,突然眼前一黑,然后就给自己黑到了这么个地方。一落地就吃了一嘴的雪,紧接着,呼啸的风就开始尽职尽责坚持不懈的往他脸上怼雪花。】



看到"高空坠物"四个字,陈黎野眉角一抽。


这不就是在他进来这空间之前正在发生的事吗!!!



"......老陈,这就是地狱在召唤你了,"林青岩默默的说了句,"我看这跟我刚刚进的地狱有点像,看来我们应该是要在这个地狱见面的。"


见面......说的好像他们是网友约出来面基似的。


陈黎野还沉浸在高空坠物四个字里无法自拔。



"陈哥,你这进地狱的方式还是挺正常的......"邵舫想到了自己进地狱的花样死法,"想当年我第一次进地狱,竟然是被人不小心从楼梯上撞到摔下去......"

(邵舫的死法原文没有提到,我就自己想了个写上去!)



不过......邵舫的眼神暗了暗,他想到了自己进地狱的原因,这会不会是一种因果循环?


他当年把那些人推下楼梯,现在换成他从楼梯上摔下来?



"挺正常的?难道你们还有不正常的死法?"姚成洛听了邵舫的话,开始思考什么叫"不正常的死法"。


"......当然有。"林青岩头上冒出三条线,"各种千奇百怪的死法都有。"


邵舫回过神来,接了林青岩的话继续说:"阎王要你三更死,他就不会留你到五更——我有次进地狱的原因还是因为上完厕所踩到水滑倒撞到头呢。"


"......"



【陈黎野一来,这群人就抬眼粗略地打量了他一眼,随后收回了目光。

陈黎野刚想开口问点什么,人群中有个人却抢他一步,说道︰"十八个齐了,走吧。"


......


陈黎野一边扶着她,一边自我介绍说︰“我叫陈黎野。”


“我叫任舒。”女孩抹掉眼泪说,“谢谢你……陈哥。”


陈黎野倒是习惯被这么叫了,随口答道︰“不客气。”


......


开门的那个人走了回来,看了他们一眼,说道︰“这个一会儿你们自己就会知道了,不要多问了,这里没有好心人。”

说完这话,他又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林青岩。"


"陈黎野。"陈黎野已经被冻得麻木了,麻木的说出自己的名字后,又麻木的看着林青岩,麻木的说道︰"你意思是这里全员恶人呗?"


"……也不是那样。"】



"老陈你看,我就说咱俩会在这个地狱相见吧。"林青岩看到自己出现了也不意外,毕竟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配角栏里,那出现也是迟早的事。


"......"陈黎野无言的看着上面麻木的自己,"林哥,上面的十八个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说的没有好心人又是什么意思?"



"這個......地狱的參與者都是或多或少犯過錯的,像我就是工作上做过一点点手脚,骗过几个人一点点小钱,当然是还不至于犯法的,你是怎么回事就得问问你自己了。"林青岩顿了一下,继续道:"通常新人下的第一个地狱就是自己的罪名,不过我也不知道这是哪个地狱,等等应该会讲到吧。"


陈黎野点点头,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到底犯过什么错。

不过没个指标真的想不出来啊......



陈黎野旁边的谢未弦已经发现这是他的铁树地狱了。


......顾黎野进了地狱?


看他在银幕上的样子,看来应该是第一次进地狱,铁树地狱的的罪名是离间挑唆,可顾黎野应该不是这种会离间挑唆别人关係的人才对啊?


那他为什么会进地狱?



谢未弦百思不解,他想开口问一旁的陈黎野,可话到了嘴边又缩回去了。


......他没想到他会进地狱。



他没想过有这么一天,他能再见到活生生的顾黎野,可他已经不是两千年前的顾黎野了。


他听见其他人喊他"陈黎野",而陈黎野也不记得两千年前的事情。


他看起来很自由。


他终于得到上辈子他想要的自由了吗?



【那屋子看上去有点年岁了,砖瓦破旧,青苔爬满了整个屋子,雪落了一屋顶。门边的窗户上落满了灰,玻璃也斑驳肮脏,里头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


陈黎野不是很想进去。这屋子气场阴森诡异,完全符合恐怖片里鬼屋凶宅的标准。再加上这个死人一样的女人,感觉一脚进去半条命就没了。

......

红衣女人还站在门口,闻声什么也没说,回身把门关上了。正巧咔嗒一声,风雪被隔绝在了门外。


陈黎野总觉得自己半条命也被隔绝在外面了。】



"......"


很好,看这如此标准的鬼屋,众人觉得自己半条命也快没了,替屋里的十八个参与者默哀。



"沈安行!!!"柳煦看到那个女人和头骨已经快吓疯了,抱着沈安行的胳膊尖叫着。


"......杨花。"沈安行无奈的被柳煦抓着,心想柳煦还是没变,还是怕鬼。"我身上冷,你别抓着我......"


看着自己胳膊上的冰,沈安行自己都觉得冷,更何况柳煦这样一直抱着?


"......不冷。"柳煦抱了老半天才回了一句话:"星星,不冷的......一点都不会冷。"



贺高寒从刚刚沈安行出现之后就一直处在"臥槽我居然看到了会动会说话的行哥"的状态,好不容易回过神,看着柳煦跟沈安行的相处模式,感叹道:"煦哥跟行哥这样......为什么我看着总有种莫名的凄凉感?"


贺高寒说这话时声音压的很低,只有一旁的宁乔听的到,"阴阳两隔了七年,煦哥可能怕行哥会再度离开吧。"

宁乔也无法猜测柳煦的想法,只能凭着自己心理医生的角度去猜想。



【它说︰【——欢迎来到铁树地狱。】 


【这是生与死的狂欢,这是罪与罚的盛宴……】


......

【请参与者积极完成npc的任务,终结地狱里的罪恶。罪恶消失后,引路人就会出现。重回人间的路藏在守夜人的猎杀场后面,只有引路人来引路,参与者才不会被守夜人猎杀。】


【或者,杀死守夜人也能通过猎杀场——但,还没有人成功过。】


......


陈黎野听完这番话,抓住了里头的一个重点︰“守夜人的规则?”


“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林青岩一边玩手机一边说,“听我以前队友说,有个憨批守夜人会杀骂人的,当时有个参与者白天被吓着了,没忍住骂了个草,晚上人就凉了,死的可惨了。”】



"我去,那个守夜人也太可怕了吧!"姚成洛看着上面的叙述,认真表示守夜人惹不起。


"没忍住骂句脏话就挂了......"众地狱新人们表示这也太严格了,好可怕。



林青岩:"好了老陈,现在我们知道这是铁树地狱了,不过这地狱的罪名是什么来着......"


"挑拨离间、离间挑唆。"


"喔对对是离间挑唆......"林青岩说到一半发现不对,刚刚那句不是老陈说的,那是谁接的?

林青岩转过头,发现接话的人是那个"守夜人鸦",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哪怕是现在已经没有被猎杀的风险了,林青岩踫到守夜人也会发抖。


谢未弦看他一眼就知道了这是个什么类型的参与者,玩心起来了,于是眯了眯眼一挑眉梢,林青岩果然不出他所料,立刻吓得浑身一哆嗦。


谢未弦冷笑了一声,林青岩的反应似乎令他很满意。

可他一转头,看到坐在一旁的陈黎野,心情顿时又不美丽了。


“铁树地狱的罪名是离间挑唆,那么问题来了。”谢未弦抬起眼,用一种问罪的眼神看着陈黎野,“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你他奶奶的应该不是这种会离间挑唆别人关系的人才对,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



陈黎野听着谢未弦的话,整个人都懵了。


不是大哥,我们认识吗?

为什么你用一种很像抓到老公在外面偷吃的老婆趁着老公偷吃回来的时候兴师问罪的语气问我这个问题啊?!?!

不对为什么我会下意识想到这种诡异的形容???


"......"懵归懵,陈黎野还是认真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能是因为......我是律师?"


很好,陈黎野话一出,现场的所有人都把视线投过来了。


所有人都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


已知:现场包含陈黎野共三名律师,剩下两个分别是柳煦和姚成洛,三人全都坐在第一排,经由小涵本人表示皆为小说重要人物,所以小说一定会提到。

又已知:目前在场的三名律师里,陈黎野已经确定下了地狱,而柳煦经由文案表示,他下地狱的可能性高达两百。

问:身为律师之一、同时也是小说中重要人物之一的姚成洛,下地狱的可能性为多少?

又问:如果真的下地狱了,存活率为多少?



此時的律師三人組:


姚成洛:?!?!?!


陈黎野:我觉得他存活的机率不到三成......


姚成洛:?!?!?不是哥你怎么能这样?!


柳煦:弟弟加油......算了,我还是先想想我自己吧。


姚成洛:......


恭喜姚成洛达成成就之“日常怀疑人生*1”



“……”谢未弦面无表情发问,“律师是什么。”


陈黎野︰“……”


谢未弦:“我死了很久了,不知道你们现在说的那些是什么。”


“……”陈黎野撇了撇嘴,说,“算了,通俗来讲,我就是给人用和平的方式文明的解决麻烦事儿的工具人。”


谢未弦听得半懂未懂,大概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又问︰“那和你进地狱有什么关系。”


陈黎野沉默片刻,想了想自己看过的几个古装剧,想出了一个词︰“和离你知道吗?”


谢未弦︰“……知道。”


“就是和离。”陈黎野说,“我帮好几个人和离过,不知道这算不算离间挑唆。”


谢未弦︰“……”


他似乎就没听过这么扯淡的罪名,长长的叹了口气出来,捏了捏自己的眉间,似乎十分头疼。



【那声音忽然接着说道︰【接下来,发布铁树地狱的指引——这是一座寂静的村庄。女人靠为村里的女孩制作嫁衣或衣服谋生,但她一直认为没有女孩比得上她的女儿。她的女儿马上就要出嫁了,她要为她制作最漂亮的一件嫁衣。】


众人沉默片刻,不约而同的转过了头,看向了二楼摆在最深处,挨着墙摆在最中央的那个牌位。


只要是个人,在这种非比寻常的状况下都会下意识的觉得那个牌位就是她女儿。


......

可十八个人并非都一条心,有人仍在犹豫穿不穿,其中就有个纹着左青龙右白虎一看就不好惹的大哥。大哥估计还在思量穿衣服是一定要做还是不做也行的事,结果一见这人自作主张地答应下来,立刻不乐意了︰“谁要穿?你爱穿你穿!这玩意一摸就不对劲,你要死自己去,别拉上老子!”


......

“说叫你积极完成,不是说一定要完成。”林青岩回答他,“杀人的不只会有守夜人,这里的NPC也很厉害……有的是厉鬼化的,有的会帮守夜人猎杀——怎么帮呢,就是帮他满足猎杀条件,也有的会和杀人的厉鬼一伙。所以有时候要不要听NPC的话,可以思考一下。当然,最好慎重一点,如果NPC真的是厉鬼,你只要跟他说个“不”字,他马上就会亲切的把你的脑袋咬下来。”】



姚成洛:“这位左青龙右白虎的大哥,我怎么觉得他一定会死呢?”


邵舫:“不作死就不会死,no do no die.”


林青岩默默补了句:“可是在地狱里,你就算不作死,死的机率还是很大啊......”


所有人:“......”

艸,做死就是死,不作死还是死,那我们到底要怎样......


林青岩又说了句:“不过,就像上面说的,你有时候作死你才能活下来,所以其实我刚刚说的那句可以听听就好......”



女人绕了巨大的桌子一圈,把桌子上那些被扔掉的衣服收了起来,然后去柜子里拿出了许多颜色鲜红的碎布,上面也有很多花纹,但已经被撕碎了。她把这些碎布分别摆在了两边,又把针线在每个位子上摆了一份。


“麻烦你们帮我做衣服了。”女人站回到桌子边上去,依旧面无表情声音僵硬地说道,“这是给我女儿的嫁衣……请你们把这些布缝在一起。”


......


女人正站在桌子边上看着他们。她将手负在身前,双目无神,动也不动的盯着他们看。她双手瘦骨嶙峋,垂到腰间的长发挡住了大半张脸。整个人气场阴森诡异,那双无神的眼楮眨都不眨的盯着他们看。


有七八个人过程中都不小心扎到了手指,嘶了一声。


......


任舒看了看陈黎野手里,两块布被他缝的歪歪扭扭。虽然缝的难看,但陈黎野心态却一等一的好——这十八个人里有不少有地狱经验的老手也都被红衣女人影响扎到了手,陈黎野一个新人,却能视这红衣女人为无物,根本不受影响。


“陈哥,我不是第一次这么想了。”任舒忍不住道,“你是真的牛啊。”


陈黎野︰“?”


“你心态是真的好。”任舒说,“你怎么就不怕啊?”


陈黎野回答︰“怕也没用啊,我的人生信条就是不做没用的事。”


任舒︰“……”


这还能自控的吗。】



“......”林青岩已经无语了。“老陈你老实告诉我,你其实不是第一次下地狱对不对?”


“不是,我真的是第一次下地狱。”陈黎野头上冒出三条线,“事实上在进来这个空间之前,我还是个十分坚信唯物主义论的人......”


邵舫:“那现在呢陈哥?”


陈黎野:“早就碎的连渣都不剩了......”



“好了来说正事,我总觉得这个缝衣服好像不太对劲。”邵舫看完上面的叙述后,认真思考了一下,“你们看上面,上面说有很多人被刺到手指流血了,会不会这就是猎杀条件啊?”

(不得不说,邵舫你真相了)


“那糟了啊。”林青岩面无表情说:“我刚刚看上面,我好像也刺到了。”


“......”换陈黎野无语了,“林哥,那你为什么还能这么冷静?”


林青岩:“已经发生的事情,再慌也没什么用了。”


邵舫:“等等等等我刚刚那个只是猜测而已,林哥你还不用绝望......”



———————————————

5200+含标点


我问一下,你们觉得要不要提前让陈黎野知道谢未弦的名字啊?


因为之后阅读时一定会知道嘛,如果写了那我该怎么写他们的感情线呢......???


还有,我决定还是不要写回忆杀里面的人好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了,而且不要再让谢未弦看到他恨的那些人比较好。


对了,在蒸笼地狱里,星星不是有说到地狱里面的场景多少会用守夜人生前的真实经历来做范本,那现在这个铁树地狱里面,跟谢未弦有关的地方在哪里啊?

我想了好久都想不出来,所以决定把这个问题放在这里问了。


可以的话有人回一下喔!


如果写得不好的话可以在评论区跟我说喔!


红心蓝手拜托了!


@是木槿呀 



评论(8)

热度(60)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